<tt id="yomwa"></tt>
<dd id="yomwa"></dd>
  • <samp id="yomwa"><code id="yomwa"></code></samp>
  • <dd id="yomwa"></dd>
  • <samp id="yomwa"><code id="yomwa"></code></samp>
  • <tt id="yomwa"><code id="yomwa"></code></tt>
  • 专业生产奥松板,欧松板,密度板,高密度板
    奥松板_欧松板_密度板_高密度板_中密度板-好梦木业
    客服热线132-0000-1111
    横冲直撞沉腰进入:教室里的校花娇喘

    横冲直撞沉腰进入:教室里的校花娇喘


    肖茉莉叫我去岩柏酒店,虽然我不清楚她究竟是何用意,但是我依然义无反顾地去了。

     横冲直撞沉腰进入:教室里的校花娇喘


    当我的车停到岩柏酒店门口的时候,早已经有专门的保安和代驾走了过来,代驾帮我将车停在专用停车位上,然后保安才非常礼貌性地问我:“请问这位是王浩王先生吧?我们肖总在三楼等候您多时了。”

    我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,便跟着保安朝着岩柏酒店三楼走去。

    其实,我还是挺佩服肖茉莉这婆娘的,她居然一个人管理一个这么大的酒店,还管理得如此有条不紊,听说岩柏酒店的营业额在中州所有酒店中都排名前列。

    保安虽然很有礼貌,却非常冷,我也不方便去问他什么事情。我也知道,就算问他什么,只怕他也未必知道,就在我乱想的时候,便已经到了肖茉莉的办公室门口。

    我有些疑惑地问道:“就是这里吗?”

    保安像我致意,暗示我只要敲一敲那扇掩合的门,他们肖总便会让我进去。

    “哦,你来了啊,将门关上吧。”

    当我敲开门之后,肖茉莉显然没有想到我居然来得这么快。惊讶稍纵即逝,然后她授意我把门倒锁。

    我将门倒锁然后走到她办公桌前,面对肖茉莉我可没有对陈倩那么恭敬。毕竟,我是陈倩的人,肖茉莉也不能够拿我怎么样,而且这一次我还想兴师问罪呢。

    我有些硬地说道:“肖副总,不知道您叫我来究竟有什么事情啊?”

    我的话语里带着一股寒冷,或许,当我的话说出口的时候,肖茉莉便已经预感到了我心里的不满。

    即便如此,她也只是笑笑,然后对我说道:“难道我没有事情就不能够叫你来吗?你不过是陈氏集团一个普通司机吧?难道我肖副总叫你来,你都可以反抗?”

    我话里的意思或许已经挑衅道了肖茉莉的权威,她虽然嘴上带着笑,可是她说出来的话,却在向我示威。

    按照常理来说,我一个小小司机,肖副总想要叫我,我的确完全必须执行。

    可我是陈副总的人,如今肖茉莉和陈副总已经势同水火,我不可能完全听从肖茉莉的命令。

    我沉默了良久然后说道:“我的确应该听从肖副总的吩咐,可是,我毕竟是陈倩陈总的司机,当陈总有事的时候,我要先服务陈总。”

    我的话不卑不亢,肖茉莉的确是有钱,那又怎么样,难道她有钱,我就要对她的无理要求不条件服从,让她颐指气使地指挥我?

    我这纯粹就是硬碰硬,要跟肖茉莉对着干。

    肖茉莉不愧是商场上的老狐狸,说起话来可软可硬,即便我这样硬气,她居然可以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。

    她笑着对我说道:“哎呀,看来我们的王浩大司机发飙了啊。不过我今天找你来的确是有事情的,你也不要以为我不知道。你之所以敢和我来硬地,怕主要还是你和你们陈总有一腿吧?”

    肖茉莉隔靴搔痒地试探我时,听到她的话,我的心里有些波涛起伏。我不清楚这肖茉莉怎么会知道我和陈总之间特殊的关系呢?

    被肖茉莉说中了我的软肋,但是我依然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:“难道肖副总找我来就是为了这些无中生有的事情吗?”

    虽然肖茉莉这只老狐狸摸清了我的软肋,但是我也看透了肖茉莉这个人,她如果真的有证据可以证明我和陈倩关系不同一般的话,她只怕早就将这个消息给陈宏飞去说了。 

    听到我突然如此动情地指责她,肖茉莉也一下就有些尴尬起来。

    她是高高在上的女强人,不说在陈氏集团里的股份,就是这岩柏酒店的有模有样就不是一般的人所能够比拟的。

    多少年来,从来都没有员工敢在她面前像我那样歇斯底里,我的过激反应显然让她再精明也下不了台面。

    我可不管她会怎么想我,既然得罪了我,难道让我发泄一下都不行吗?再说了,就因为照片的事情,陈倩可没有少跟我吵架呢。

    “好,我向你道歉。但是还请你相信我,就凭我和宏斌的感情,我也不会和陈宏飞狼狈为奸。我是想要帮你,也许我的做法有些偏激。”

    深深酝酿一番以后,肖茉莉居然告诉了我一个截然不同的事,她居然说她想要帮我们,她绝对不会和陈宏飞狼狈为奸。

    她的话,刚一开始我真有些听不懂,但是后面我才听明白。

    肖茉莉的意思是,前段时间她是被陈宏飞利用了,陈宏飞捏造假证据,让肖茉莉误以为陈倩和林思佳想要钱财,害死了陈宏斌。

    因为陈宏斌的死让肖茉莉都有些丧失了理智,她便想要害死陈副总。可是前不久,她派出去调查事情真相的人,拿出证据证实了陈副总和我说的话的正确性。

    知道是陈宏飞误导了她,肖茉莉才开始转移到帮助我们的阵营里来。

    “所以你要相信我,这个世界上没有毫无理由的恨,也没有毫无理由的爱。我现在确实是想要改变,不然我真对不起宏斌。”

    说到最后,这个女强人居然也潸然泪下,她如此说,又再三保证,我真的有些心软了。

    于是,我也就原谅了她,两个人朝着泰戈吧大剧院而去。

    虽然习惯了快节奏的年轻人对戏剧不是很感冒,但是不得不说,戏剧也算是我们这个泱泱大国无比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。

     

    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

     

    相关产品推荐

    好梦木业专业生产生产:奥松板、欧松板、密度板、刨花板、防火板、生态板、多层家具板等产品,公司成立于2004年,经过多年发展下设有:刨花板厂、生态板厂、多层板厂、制胶化工厂,进出口公司等五家企业。 公司综合占地...

    狠狠综合久久久久综合网址_AⅤ天堂亚洲狼人在线观看_欧美高清性色生活片免费观看_xxxx18hd日本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