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t id="yomwa"></tt>
<dd id="yomwa"></dd>
  • <samp id="yomwa"><code id="yomwa"></code></samp>
  • <dd id="yomwa"></dd>
  • <samp id="yomwa"><code id="yomwa"></code></samp>
  • <tt id="yomwa"><code id="yomwa"></code></tt>
  • 老扒法蓉 老扒40部分阅读:他的手不安分的游走

    时间:2021-11-15 16:49

        江晏并没有强求,他给温暖的感觉,一直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。

        绅士温柔,点到即止。

        夜色里,雨势渐渐变小。

        黑色宾利很快驶出了温暖和陆修明的视野,最后连尾灯的红光都看不见了。

     老扒法蓉 老扒40部分阅读:他的手不安分的游走

        两人撑同一把伞,湿漉漉依偎在一起。

        即便如此,温暖也觉得很甜蜜。

        可惜陆修明不觉得,自宾利车开走后,他脸上应付式的笑容便瓦解掉了。

        整张脸垮了下来,脸色沉沉,略有些难看。

        直到温暖提议打车回去,男人的神情才缓和了一些,揽着她的肩膀应了一声好。

        雨夜的出租车很难有空车,即便是水晶酒店门口,温暖和陆修明也足足等了十分钟。

        期间陆修明一直在和温暖聊江晏。

        “那个江晏,也就是仗着自己命好投对了胎,生在豪门。”

        “不然他凭什么在我面前趾高气扬?”

        “你刚才也看见他有多装B了吧,仗着自己有钱,就随便对我人身攻击,还说我不正常?”

        “呵呵,我看最不正常的人应该是他才对。”

        “从小父母双亡,自己年幼时还差点命丧于绑匪之手,听说被折磨得挺惨的。”

        “这种人,多少是有点大病在身的。”

        陆修明似是很介意之前江晏说温暖比他正常。

        又或许是觉得自己在温暖跟前掉面子了,所以字里行间一直都在攻击江晏。

        从家世背景到名誉地位,甚至是容貌。

        连江晏少时被绑架,被绑匪折磨得差点废了一双腿这种八卦也拎出来嘲讽一番。

        温暖听完柳眉紧蹙,在上车之前,她到底还是为江晏辩驳了两句。

        声音很轻,言辞也很中肯:“江先生只是看着冷淡,并不是坏人。”

        “他刚才还特意让助理把签好字的合同给你送过来不是吗?”

        话落,温暖又补了一句:“我想他的矜贵是刻在骨子里,与生俱来的。”

        “并没有装。”

        她说这些话时,陆修明刚将出租车后座的车门拉开。

        以往他都是让温暖先上车,自己断后。

        可刚才温暖的话令他深感不快,听完只冷笑了一声,然后自顾自先上车了。

        温暖倒也不恼他,收了伞紧跟着上车。

        刚坐稳便听见陆修明阴阳怪气道:“你到底是我女朋友还是他女朋友?”

        “胳膊肘怎么往外拐,帮着别人说话?”

        “别是看人家有钱有权,见异思迁了吧。”

        陆修明咬着后槽牙说完最后一句,没好气的扭头看向车窗外,等着温暖来哄。

        可温暖并没有哄他,反倒皱紧了眉头,也有些生气。

        她只是说了几句实话而已,即便陆修明说她胳膊肘往外拐,她还能从他语气里抠出点糖来,告诉自己他这是吃醋了。

        没想到陆修明把“见异思迁”这个词用在了她的身上。

        温暖不傻,她明白他的意思。

        无非是在质疑她对他的感情罢了。

        这一点是温暖无法忍受的。

        所以回去的路上,她没再跟陆修明说过一句话。

        两个人全程将脑袋偏向一边,看着各自窗外飞逝的夜景。

        直到出租车进了小区,在单元楼下停稳。

        温暖付了双倍车费,陆修明皱着眉多问了一句。

        两人之间的僵局这才被打破。

        “你干嘛给双倍,钱多?”男人忍着下了车才问的。

        温暖闷不吭声,她生气时总是这样,怕自己说话伤害到陆修明。

        大概陆修明也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,进电梯时,他主动牵起了温暖的手。

        声音比之前柔和了很多:“对不起嘛暖暖,我之前说错话了。”

        “我就是看不惯江晏那股子嚣张劲,也觉得自己对不起你。”

        “你说同样是人,为什么他就能投胎到家境优渥的家庭。”

        “我们却要拥有如此悲苦的人生……”

        唉声叹气,悲天悯人之后,陆修明与温暖十指相扣。

        他仿佛又想通了,振作起来:“我一定会加倍努力,早点让我家暖暖坐豪车,住豪宅!”

        “跟着我一起享福!”

        温暖被他壮志豪情的誓言逗笑了。

        心软的一塌糊涂:“其实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。”

        “我只想和爱的人在一起,有一个家。”

        温暖想要一个家,这一点陆修明一直都知道。

        只可惜他想在S市定居,房价和购房名额都是难事。

        即便温暖不在乎家的大小,地理位置,但陆修明在乎。

        所以听完温暖的话,男人只是笑笑,并不附和。

        -

        陆修明签下了梦寐以求的单子。

        次月拿到奖金和提成后,他撺掇温暖一起休了四天假,去爱尔兰旅游。

        说是要带温暖散心,希望她早日打开心结。

        直至旅游前夕,温暖隔三差五就会去江凡的事务所接受治疗。

        她并没有太多积蓄,治疗费用江凡已经看在江晏和徐成傲的面子上给她打折了。

        所以旅游这件事上温暖没能给陆修明太多帮助。

        虽然陆修明也不需要她帮忙担负旅游费用,温暖还是坚持负责了机票钱。

        她始终认为,结婚以前,情侣之间的经济关系最好清楚明了一些,不要复杂化。

        温暖按照陆修明的意思订了上午九点多的机票。

        出发当天,两人六点多就起床了。

        赶到机场时,时间还很早。

        其实这次旅游温暖暗地里有自己的计划。

        她这段时间在江凡那里接受治疗,心思也开阔了不少。

        正如江凡所说,要想跨越障碍,必须先直面障碍。

        可以尝试各种方法,比如在亲密关系之前,做足温馨浪漫美好的铺垫。

        帮助消减恐惧感,这样会让自己过心里那道坎时,变得更容易一些。

        温暖计划着在这次旅行中,和陆修明之间有一些实质性的进展。

        她也明白,陆修明不是柏拉图式恋爱选手,他有需求,不该让他为自己一直忍受生理折磨。

        在江凡的建议下,温暖也看了许多画面唯美,水到渠成的相关影片。

        去真切的感受实质□□情的美好之处。

        她在努力克服障碍,努力获得幸福。

        这次旅游,温暖很有信心。

        至少她最近想到那方面的事情,抵触情绪消减了不少。

        思绪回笼,温暖看了眼旁边吃着手抓饼的陆修明,拿纸巾替他擦了擦嘴角的香辣酱。

        “我去一下洗手间,很快回来。”

        话落温暖起身离开。

        她今早化了妆,江凡说作为女孩子,作为一个漂亮的女孩子,她应该更自信一些。

        化好看的妆,穿漂亮的衣服,不要辜负自己的美貌,学着适应别人投来的目光……

        温暖照做了

        为此她上班闲暇时找张姐学化妆技术和穿衣搭配,今天一早起来收拾,果然让陆修明眼前一亮。

        对于温暖自己来说,化妆更像是一种伪装手段。

        看着镜子里妆容精致的自己,她很难分辨出自己的情绪。

        去洗手间的路上,温暖赢得了超高的回头率。

        她就像行走在刀尖上,心也被架在油锅上,满心焦虑,不自觉地警惕,很是艰难地忍到了洗手间。

        温暖是去卸妆的。

        超高的回头率令她极度不自在和不安,如果不是不方便,她甚至想连身上的连衣裙一起换下来。

        总觉得穿裙子很不安全。

        温暖从洗手间里出来时,江晏正被一个女人堵在洗手台前。

        男人轮廓分明的俊脸上一片清冷疏离,轻蹙的眉隐约表露他的不耐烦。

        但拦着他去路的女人仍在喋喋不休:“江晏,我都跟了你一路了,你今天说什么也得带上我。”

        “抱歉李小姐,我是去出差,不是去旅行。”

        “我不管,你到哪儿我就到哪儿,你就是进男厕所我也要跟着你!反正你二叔说了,我是最适合你的结婚对象,我要跟你结婚!”

        江晏眉头拧的更紧了。

        眉眼不经意轻抬,他看见了洗手台前刚拧开水龙头的温暖。

        诧异了一瞬,男人决定快刀斩乱麻,“李小姐,我的婚事除了已故的父母和我自己,谁也做不了主。”

        “二叔那边我会去解释清楚,祝李小姐早日找到自己的归属。”

        他说话间,温暖已经洗完了手拧上了水龙头。

        即便她全程听完了他们之间的对话,她也仍像一个没事人似的,径直从江晏眼皮底下路过,往外走。

        那位李小姐还是不肯罢休。

        仿佛铁了心要嫁给江晏,仿佛江晏已经是她的所有物。

        温暖只稍稍代入了一下自己,已经开始替江晏心烦了。

        这种在自己明确表示对对方不感兴趣之后,对方仍旧死缠烂打的行为,真的很令人生厌。

        于是将要走出洗手间大门,彻底离开江晏视野的女人忽然站住了脚。

        下一秒,她回身看向男人的方向,与没来得及收回视线的江晏对上眼。

        刹那间,男人深眸里起了波澜,又在旁人察觉之前平复下去。

        他只是看着回过身来的温暖,她也在看着他。

        许是察觉到了男人的视线没落在自己身上,那位李小姐侧目,顺着江晏的视线看见了不远处的女孩。

        女孩面若梨花,清丽脱俗,又带了点让人怜惜的娇柔。

        那双杏眼似有幽光,被那双眼睛盯着,总有一种被人洞穿内心的慌乱感。

        沉默了一分钟左右,温暖终于下定了决心。

        念在江晏签了合同让陆修明拿到奖金和提成,让她和陆修明得以出来旅游的份上。

        温暖踩着高跟鞋,清丽脱俗的小脸在红色长裙的映衬下三分娇七分媚,她气场十足的朝江晏走去。

        在离他们一步开外的地方,温暖收住步子。

        她随手拨走了散到胸前的一缕乌发,一脸认真地问江晏:“需要帮忙吗,江先生?”

        女孩眼神透着坚毅和一分紧张。

        江晏的目光垂落在她死死勾在一起的白皙指节上,看出她从折回来到开口问他,几乎用尽了她所有的勇气。

        不自觉地,男人唇角漾开了温柔的弧度。

        连嗓音里都沾染了几分笑意,磁性好听:“谢谢温小姐。”

        “我很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    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 <<<<

    文章来源: http://www.ertzh.com

    原文地址:/a/products/35924.html

    ? 上一篇:让女人销魂的九浅一深 (快穿)女配的幸福(h)
    ? 下一篇:没有了

    相关推荐
    狠狠综合久久久久综合网址_AⅤ天堂亚洲狼人在线观看_欧美高清性色生活片免费观看_xxxx18hd日本hd